摘要:科学家可能已经解决了莱昂纳多·达·芬奇绘画的重大奥秘​​之一——为什么救世主蒙迪绘画中的玻璃球(可追溯到公元1500年左右)没有显示出预期的光的折射和反射迹象。(全文约1037字,阅读大概需要4分钟。)

救世主
(Laing et al., arXiv.org, 2019)

科学家可能已经解决了莱昂纳多·达·芬奇绘画的重大奥秘之一——为什么救世主蒙迪绘画中的玻璃球(可追溯到公元1500年左右)没有显示出预期的光的折射和反射迹象。

根据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一个团队运行的计算机模型得出的答案是,在这幅画中,耶稣拿着的是一个空心球而不是实心球,这似乎是达芬奇描绘它的方式。

艺术史学家此前曾提出过关于空心球的想法,以及涉及岩石晶体的其他假设,但现在,先进的3D渲染显示达芬奇的涂抹可以准确地代表空心玻璃物体。

mundi
(Laing et al., arXiv.org, 2019)

研究人员在论文中写道:“我们的实验表明,使用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大约1500年可用的材料,光源和科学知识,在光学上精确地定性与绘画相匹配是可以实现的。”

Salvator Mundi(拉丁语为“救世主”)绘画作品中的球体后面显示的基督的长袍没有被扭曲或放大,同时表面上还涂有三个白色斑点。一些历史学家认为,达芬奇故意以不现实的方式画出了这个球体。

但是,使用称为逆向渲染的计算机图形技术——从二维图像中推断出场景的三维细节——科学家能够重现达芬奇几百年前的绘画。

根据团队的计算,该球体的半径为6.8厘米(2.7英寸),并且与画中人物的距离为25厘米(9.8英寸)。分析表明,球体的厚度不超过1.3毫米(0.05英寸)。

根据计算机模型,绘画中的阴影暗示着上方的强光源以及更普通的漫反射光。该研究尚待同行评审,但计算机分析与画布上的内容相符。

从基督的袍子经过球体的褶皱中可以看出,达芬奇似乎对玻璃球体的工作原理具有扎实的知识–确实,他当时在研究光学。大部分褶皱并没有扭曲,但确实在球体后面显示出一些变化。

这幅画在2017年以4.5亿美元的价格售出,使其成为世界上最昂贵的画——仍然充满争议,一些学者认为达芬奇只是为这幅画贡献了某些部分,或者他根本没有参与其中。

准确描绘了玻璃球体,这进一步证实了达芬奇确实参与其中的主张,并且他利用自己在光学和灯光方面的知识做出了真实的表述。

科学家在论文中写道:“这项分析表明,莱昂纳多了解空心玻璃球的这些光学特性,以及如何避免在绘制人物袍子的褶皱时产生的光学畸变。”

该研究结果已发布在预印本网站arXiv.org上。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Lancelot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