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罗马的领导人咯咯地喝着葡萄美酒时,贫穷的平民却充满了怨恨和愤怒。这时候,一位抵抗政治腐败和道德冷漠的男人揭竿而起,直到今天,他仍被视为英雄。(全文约3391字,阅读大概需要12分钟。)

斯巴达克斯

该图片由andreydmvPixabay上发布

当罗马的领导人咯咯地喝着葡萄美酒时,贫穷的平民却充满了怨恨和愤怒。这时候,一位抵抗政治腐败和道德冷漠的男人揭竿而起,直到今天,他仍被视为英雄。

他的名字就是斯巴达克斯。

斯巴达克斯是色雷斯人,并非生于富人或权贵家庭。相反,他被认为是社会败类的一部分。约公元前109年出生,他的一生对历史几乎是个谜,直到他成为罗马帝国的眼中钉。

但是我们确实知道,他被送往卡普阿的角斗士学校,在那儿他受过严格的训练,可以用各种武器与其他人作战,以供竞技场中大量观众娱乐。这些学校的纪律严厉。

“角斗士在罗马是一个长期的传统,最初与葬礼有关。但基本上角斗士都是奴隶,通常,他们被认为是奴隶中地位最低,最无用的奴隶,”肯塔基州默里州立大学历史教授亚伦·欧文说道。欧文(Irvin)是一位备受推崇的历史学家,他还曾为许多电视连续剧提供咨询,包括但不限于《斯巴达克斯》(2010),《斯巴达克斯:竞技场之神》(2011)和《罗马帝国》(2016)。

他在一次电子邮件采访中说:“奴隶被迫为角斗士,因为主人没有其他可行的方法可以从奴隶身上赚钱,所以他就想这样做也许还能让奴隶的死变得有趣一点。”

欧文指出,并非所有角斗士都会战斗至死。当战斗基本取得胜利或驱使对手屈服时,一些战斗就结束了。但是在那个时代,诸如洗手之类的基本卫生很少见,并且不存在抗生素,即使是表浅的伤口也可能对一名或两名战斗人员致命。而且许多战斗只有在一名角斗士杀死了另一角斗士后才结束。

一些幸运的角斗士通过流血事件声名鹊起。他们在一场又一场的战斗中赢得了胜利,为自己获得荣耀,并成为类似于罗马摇滚明星一样的存在。他们有奴隶照顾他们,在极少数情况下成为城市中最受欢迎的人物。

欧文说:“角斗士头盔的设计专门用来掩盖角斗士们的脸,使他们的装备可以辨认出来,但对人群来说却是面目全非的战斗机器。” “不再是卑鄙的奴隶,角斗士变成了非同寻常的东西,不仅仅是人类。”

逃避残酷

斯巴达克斯是巴尔干半岛东北部的色雷斯人。罗马进兵北希腊时,在一次战争中被罗马人俘虏,被卖为角斗士奴隶,送到卡普亚城一所角斗士学校,受非人待遇。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斯巴达克斯向他的伙伴们说︰“宁为自由战死在沙场,不为贵族老爷们取乐而死于角斗场。”角斗士们在斯巴达克斯的鼓动下,拿了厨房里的刀和铁叉,冲出了牢笼。在路上,他们正好遇上几辆装运武器的车子,就夺取了这些武器武装了自己,并跑到几十里以外的维苏威火山上聚义。斯巴达克斯率领起义者在这里安营扎寨,建立起一个巩固的阵地。

欧文说,帝国派出一位名叫克劳迪乌斯·格拉伯(Claudius Glaber)的高级官员(政府高级官员)来收服斯巴达克斯。 “格拉伯也许带来了一小批专业士兵,但主要依靠当地的民兵,最终被斯巴达克斯和逃脱的角斗士击败。”

事实证明,这一胜利在罗马和人类历史上都是不朽的。在此之前,罗马的奴隶生活充满了绝望,很少尝试逃脱。简直无处可逃,欧文指出,在美国奴隶制时期,没有一个州能与北方各州相媲美。人们听天由命,甚至失去了自由和平等的权利。

但是,斯巴达克斯和他的部下们带来了希望的火花,成为了武装起义的导火索。 “当斯巴达克斯击败罗马大臣时,突然有另一种选择;有这么一个团体不仅可以设法对抗罗马,而且还在战场上真实地击败了一名罗马军官。”他说。

其他奴隶和战俘逃跑了,参加了起义。 男女背景迥异,都将斯巴达克斯视为反抗压迫者的伟大领袖。 尽管当时的记录不可靠,但它们可能使反叛军的队伍扩大到数万甚至数十万。

斯巴达克斯至少赢得了三场军事战争。 作为角斗士,这些人没有什么可失去的,因此他们毫无畏惧地战斗。有些人认为,他们最终要么夺取罗马的政权要么被俘虏并重新回归奴隶的生活。这就是为什么罗马领导人需要找到一种彻底杀死斯巴达克斯的方式的原因。

斯巴达克斯的最后一战

欧文说:“斯巴达克斯召集这些男人和女人并不是为了自己的野心,或者为了让自己高人一等。” “如果有的话,它告诉我们在那段时期意大利多么绝望和多么糟糕,在那里,在对罗马的丝毫胜利之后,任何人,甚至是一个低贱的角斗士,都可以吸引如此庞大的追随者。”

他说,这也有助于斯巴达克斯不断获胜,击败了许多反对他的掠夺者。这位反叛的领导人甚至击败了罗马领事的军队,整个罗马政府的首脑以及军队的总司令。

但是,卑微的奴隶起义又如何如此迅速地获得如此大的动力呢?

欧文解释说:“罗马精英没想到的是,意大利人民之间存在的愤怒和不满情绪将使他们对斯巴达克斯的军队格外支持。”

他们还不明白,他们对权力的裹挟把握几乎完全取决于对罗马军事力量的认识。精神盔甲上的一个裂缝-几场斯巴达克斯的胜利-反叛就变成了现实。

罗马动荡不安。精良的部队都被部署到了其他地方,而这座城市只剩下一支武装薄弱的部队来对抗任何袭击者。

斯巴达克斯变得如此可怕,最终找不到领导者来控制他。最终,一个名叫马库斯·克拉苏斯(Marcus Crassus)的富裕军事执政官同意资助并领导一支军队对抗叛乱分子。他是一个凶残的将军,以一种残暴的方式领导他的部下,例如随机杀死从战斗中逃出的部队。

他在整个意大利追赶斯巴达克斯,虽然缓慢但确实削弱了角斗士及其军队。叛乱分子之间的内斗削弱了他们的决心和战斗能力。

公元前72年秋,起义军在意大利布鲁提翁半岛集结,计划乘基利基海盗船渡过墨西拿海峡前往西西里。但海盗不守信用,没有提供船只,斯巴达克斯自造木筏渡海的计划也未能实现。这时,克拉苏恢复了古老的“什一格杀律”,并在起义军身后、陆地最狭窄处挖掘了一道两端通海的大壕沟,切断其撤回意大利的退路。经过激战,斯巴达克斯突破了拦阻,但在突击中,军队损失了近2\3。此次战役是斯巴达克斯起义军由盛转衰的重要战役。

后来其起义军内部分化,以克雷斯(Crixus)为首的一支部队分出,不久被消灭;斯巴达克斯率领起义军直抵意大利北部的摩提那城(今摩德纳),准备翻越阿尔卑斯山,各返家园;没有成功而中途回军,击败两执政官,直逼罗马城。 罗马奴隶主惊恐,元老院授克拉苏以独裁官的权力,全力镇压起义者;斯巴达克斯没有进攻罗马,将部队带到半岛南端的布鲁提亚,准备渡海去西西里,但未成功。

公元前71年,斯巴达克斯欲通过布林底西港前往希腊,罗马元老院分别从西班牙和色雷斯将庞培与卢库鲁斯的军队调来增援克拉苏。这时克拉苏从背后挖掘一道两端通海的大壕沟,企图切断起义军后路;斯巴达克斯冲破封锁,但也师旅疲惫而陷入困境;这时又有一支部队分裂出去。公元前69年在阿普里亚省南部的激战中,起义军以少敌多,遭到惨败,包括斯巴达克斯在内的六万名起义者战死,约5000人逃往北意大利,被庞培消灭,6000名俘虏被钉死在从罗马城到加普亚一路的十字架上,斯巴达克斯也牺牲,但是斯巴达克斯的尸体从未被发现。

欧文说,他和他的盟友的死仍然没有白费。 “在针对斯巴达克斯,克雷苏斯和庞培的战争结束后,结束了斯巴达克斯军队的两位将军通过了一系列改革,增强了罗马人民在政府中的声音,并迫使精英们更加注意罗马下层阶级的欲望和环境。”

他补充说,您可以说这些改革的产生正是由于斯巴达克斯的反抗,它猛烈地引起人们对罗马和意大利下层阶级绝望困境的关注。

“这些相同的改革也为以朱利叶斯·凯撒(Julius Caesar)的名字命名的新民粹政治家铺平了道路,他将自己的声望与军事成功相结合(大约25年后),摧毁了整个罗马共和国。”

欧文说,斯巴达克斯的同时代人对他的看法不一。 有些人钦佩他的英勇和军事战术。 其他人则担心他可能会开始文明社会的崩溃。 那么现在呢?

“在今天斯巴达克斯对我们来说的最终意义更多的是他在那个时期的意义:在一个不公平,不关心,没有感情的世界上,他给那些愤怒和沮丧的人们,那些被压迫濒临爆发,并愿意跟随某人,愤而反抗的人一个机会”,他说。

有趣的历史:斯巴达克斯(Spartacus)从角斗士学校逃出时,他带着不知名的妻子。我们确实知道她也来自色雷斯(欧洲的一个地区,现在主要是保加利亚),而且她是一位先知。

本文译自 howstuffworks,由译者 Lancelot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