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您是否会购买一辆带有以666结尾的车牌的二手车?还是在纽约第五大街666号的办公楼工作?毕竟,666是臭名昭著的“野兽数量”,据称是撒旦的邪恶密码。(全文约2121字,阅读大概需要8分钟。)

666

JUVONSE/PIXABAY

您是否会购买一辆带有以666结尾的车牌的二手车?还是在纽约第五大街666号的办公楼工作?毕竟,666是臭名昭著的“野兽数量”,据称是撒旦的邪恶密码。

在圣经启示录3:18中,书上写道:“有一只兽,能迷惑人,并叫不拜它的人都被杀。而有一种印记,里面有兽的名或兽的数字,除了用这种印记,人们无法进行买卖交易。有智慧的,可以计算出兽的数字。因为这也是一个人的数字,而这个数字是六百六十六。”

从那段话中可以肯定,听起来666像是路西法的幸运数字。但是,当您深入研究《圣经》及其历史背景时,有证据表明《启示录》的作者正在使用数字向其早期的基督徒读者发送编码信息。

当字母也是数字时

“野兽”是指启示录的作者在异象中从地上升起的看似邪恶的生物(启示录13:11-18)。这种生物可以执行神奇的事情,要求每个人都用其名称或编号“标记”,以便买卖任何东西。还会杀死那些不敬拜它的人。那么,这是谁?几个世纪以来,人们一直想知道这只野兽是指某个来来去去的人,尚未来过的人,还是某个没有特别提及的人。

启示录是用希腊语写的,希腊语是公元一世纪和二世纪基督教世界的语言。希腊语中没有数字,至少没有我们今天认识的数字。 (我们的所谓“阿拉伯数字”(0、1、2、3等)在几个世纪后得到发展。)相反,希腊(和希伯来语)字母的每个字母都有一个数字值。例如:
alpha = 1
beta = 2
pi = 80
psi = 700

对于说希腊语的基督徒阅读启示录时,他们将字母作为数字阅读会非常舒服。这就是数字在市场或法律文件中显示的方式。由于采用了“数值相等”的做法,他们也很乐意将数字重新转换为字母。

带数字的文字游戏

Isopsephy在希腊语中的意思是“数值相等”,并且在第一世纪是一种流行的文字游戏方式。诀窍是将一个单词的数值相加,然后找到相加后数字相等的第二个单词或短语。数值上相等的单词被认为具有特殊的联系。

一个最著名的“数值相等”的例子是罗马历史学家Seutonius提出的。 “新的计算:尼禄(Nero)的母亲被杀了。”在这种情况下,皇帝的名字“ Nero”等于1,005,与短语“他的母亲被杀了”的值相同。对于怀疑无情的皇帝谋杀了他母亲的罗马人来说,这种“数值相等”的文字游戏就是证明。

杨百翰大学的经典教授托马斯·韦门特(Thomas Wayment)说,考古学家甚至发现了用数字代替名字的古罗马涂鸦。

韦门特说:“士麦那和庞贝城有涂鸦,上面写着’我爱她的数字为1,308’。” “这很普遍。希望每个人都能正确地进行数学运算并建立联系。”

“666”是一种编码后消息

韦门特和大多数其他圣经学者毫不怀疑,其第一世纪的读者发现《启示录》的作者原本打算将666做为“数值相等”的文字游戏。

韦门特说:“作者说,这是一个人的号码,这是经典的等值公式。”韦门特最近撰写了一篇有关启示录13:18和早期基督教“数值相等”的文章。 “基督徒会马上知道的,这是一条编码信息。”

启示录的神秘是众所周知的,即使对原始受众来说也是如此。韦门特说,在世界末日的著作中,天使或其他天上的使者经常通过编码后的语言来揭示其含义。

韦门特说:“作为读者,您是通过有远见的人的眼睛在看东西,而他告诉您,’您需要对此有所了解。” “这是您经验和参与愿景的一部分。”

根据大多数学者的说法,666是对尼禄的又一个编码参考,尼禄是一个“野兽”皇帝,在罗马帝国残酷地迫害着早期的基督徒。

要解决“数值相等”的问题并使Nero等于666,您需要在希腊语中使用全名“Caesar Nero”。如果将Caesar Nero转换为希伯来语nrwn qsr或“Neron Kesar”,则数字加起来为666。有趣的是,《启示录》的一些早期手稿的数字是616,而不是666。通常的解释是”Caesar Nero”用希腊语和拉丁语书写造成的差异,这是早期基督徒所说的另一种语言。在拉丁文版本中,字母加起来最多为616。

有关’666’的其他读物:撒旦因其不完美而完美

并非所有圣经学者都相信666只是“数值相等”。南部浸信会神学院的圣经神学教授詹姆斯·汉密尔顿(James M. Hamilton)和《启示录:圣灵对教会说话》一书的作者,在数字6的重复中看到了强有力的象征意义。

汉密尔顿说,在圣经的象征意义中,数字7代表“完整性”或“完美”。 真正的完整只有通过耶稣基督才能实现,他通过他的完美牺牲来拯救世界。 如果耶稣有一个象征性的数字,那就是777。

汉密尔顿说,通过将666分配给“兽的数目”,启示录的作者警告基督徒要提防撒旦的“廉价模仿基督”。“这是撒旦能做的最好的事情,比完美还差一点。”

对于汉密尔顿而言,由撒旦复活的那些“假基督”可能采取腐败的皇帝的形式,例如尼禄,甚至是反抗上帝的现代文化规范。

汉密尔顿说:“如果参加这种文化需要崇拜假神或否认圣经教导的东西,那么基督徒就必须说,’我不会采用野兽的编号或名称。”

本文译自 howstuffworks,由译者 Lancelot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